男搞女

当天下午,罗亮四人抵达枫都中心的一处国际大会场。

在这里。

枫叶国政府和军方,对外召开一场盛大的新闻发布会。

针对黑骷髅劫持飞船事件,公布部过程,回答记者民众们的疑惑。

同时,就秦伍将军等剿灭星盗的有功人士,进行表彰。

会场上,秦伍将军成为最大主角,吸引外界的大部分关注。

一位退役老将军,面对星盗劫持飞船,临危不乱,凭借一身智勇,以弱胜强,反败为胜,并擒获一批星盗俘虏——这无疑具有很大的话题性和传颂价值。

联邦官方也愿意树立这样的英勇典型。

相比之下,罗亮等年轻一辈,受到的关注要少一些。

温莎和李云杰,由于背景身世显赫,受到一些媒体的追捧。

罗亮并非枫叶星人士,公众不知道他,显得不起眼。

罗亮欣然如此。

清纯短发美女小露香肩牛仔热裤美腿私房写真图片

“这次事件,我的朋友罗亮起到不可替代的作用。他在关键时刻挺身而出,搏杀星盗,深深激励到我们。可以说,除开秦伍将军,他当居首功……”

倒是李云杰,接受记者采访时,一番大力赞扬,差点将罗亮推到风头浪尖上。

跟李云杰提前透露一样。

罗亮获得“联邦英勇公民”、“枫叶猛士”两个主要表彰头衔,赐予荣誉证书,徽章,并获得官方奖励的几十万宇宙币等。

别看这两个头衔,名称比较土。其实具有不少的实用性,对于从政、参军、考学等,有一定的加分项。在某些官方福利的申请中,享有优先权等特权。

这个层面的奖励和头衔,对罗亮意义不大,只能说聊胜于无。

发布会结束后。

秦伍将军让罗亮留下,带他去了一趟枫叶国军部。

军部一间会议室。

除了罗亮和秦伍,还有来自联邦和军方总部的两个代表。

在这里,罗亮得到“秘密申报”的表彰和奖励。

这次的奖励,要丰富一些,有上千万宇宙币,一套军方开发的高端战甲。

罗亮再次获得两个荣誉头衔,分别是:

银库拉骑士、星空猎手

光听名字,逼格档次大幅提升。

银库拉骑士是联邦授予的头衔,算是一种贵族身份,在绝大部分官方场合,可以随身佩戴冷兵器武器,每年还能获得联邦财政发放的津贴。

这个头衔,真正享有特权阶级的待遇,且不限于某个国家,在联邦几百个国家有效,走到哪身份都高人一等。

星空猎手是军方给予的头衔。一般只有跟军方友好合作,立下很多功劳的民间超能高手,才可能被赐予。

这头衔象征着跟军方的友谊和信任。拥有星空猎手这个头衔,往后可以便利的与军方合作,包括进行某些交易,购买部分军需装备物资。

对这次秘密申报的奖励和两个头衔,罗亮比较满意,比枫叶猛士什么的,逼格层次、特权实用性,不知超出多少。

由于是秘密申报,且是从联邦总部下达。罗亮这次表彰和获得的头衔,不会对外公布。

只有极少数内部人士,知道这件事。

此外,罗亮在黑骷髅劫持事件发挥的关键作用,写进了军方的绝密档案。

纵然是这份绝密档案,也是有水份的,强调罗亮下属团队虚拟技术的作用,遮掩了其本人天骄级的潜力。

“罗小友,我虽然不是北辰出身,这里也有一封邀请函,希望对你竞聘北辰导师,有所帮助。”

临别前,秦将军给了罗亮一份推荐信。

在联邦各国的习俗里,大人物们的推荐信,对与考学、就职等,拥有不可忽视的作用。

“有劳秦将军。”

罗亮收下这份推荐信。秦将军在军界很有资历、威望,加之这次黑骷髅劫持事件,在民间的名望,更是达到鼎盛。

再加上林宇寒这位地方军界新星的推荐信。

罗亮相当得到军方两大派系的支持,想来就算是北辰总院,也要斟酌考虑。

当天晚上。

罗亮二人跟李云杰、温莎,又在枫都小聚了一餐。

最终,罗亮没有在枫叶星逗留。

深夜时,罗亮二人乘坐“魅蓝号”,离开枫叶星,踏上归程的最后一站。

……

“魅蓝号”飞船的性能很强,郑乔柏身为虚拟大师,单人轻松操控,只用了一天多时间,就抵达天蓝星。

飞船上的手续,通行证齐,拥有很高权限。

罗亮所乘的“魅蓝号”飞船,进入天蓝星并没有受到任何盘问、阻拦,顺利降落在天都城近郊的天云庄园。

“外面的世界虽然精彩,可还是家里舒服啊!”

庄园的草地上,罗亮舒服的睡在躺椅上,喝着鲜榨果汁。

一旁的白人女孩凯瑟琳,身穿黑白的女仆套裙,黑色网袜,乖巧的给他捏腿。

“少爷,您外出这么久,应该很累。晚上要不要我服侍您洗澡?”

凯瑟琳红着脸蛋的道。

“行,到时候你在隐身状态,帮少爷搓澡。可不许动歪心思!”

罗亮瞥了一眼白人女孩,鲜艳的红发,肌肤如牛奶般的色泽,长得挺漂亮。

但想到董梦瑶不久后要晋升筑基期,罗亮本就兴趣不大的念头消去。不如把更完好的身体状态,交给这辈子的第一个正式女友。

董梦瑶没有在天云庄园逗留,罗亮让郑乔柏控制一辆飞车,送她回家了。

“马上要开学,梦瑶回去后立即闭关,应当能顺利晋升3级城邦级。”

罗亮心中期盼。

半年时间的等待,一颗晶莹剔透的青提,终于成熟,到了可采摘的时刻。

晚上,罗亮躺在浴缸里,让凯瑟琳进入隐身状态,为自己搓澡。

少女纤细滑嫩的小手,伴随着泡沫,在身滑动。罗亮身心舒服,闭上眼睛,放松的享受。

凯瑟琳在隐身状态,很认真的搓动。不知何时,她纤长美丽的身躯,也一同进入浴缸里。

嗯?

罗亮闭着眼睛,感觉到娇俏身躯的偶尔摩挲,触感光滑冰嫩,好像哪里不对劲?

罗亮正要探究,左臂处传来灼烧感。

宇文昭雪:前辈有时间吗?我有事见你。

冷月无声:好。

……

组织空间,罗亮踏入赤龙帝国频道。

宇文昭雪又换作元气少女的装扮。

一头青丝扎成丸子头,雪瓷般的立体五官,显得精致粉嫩。

粉白的衬衣,搭配黑色短皮裙,酒红色高跟鞋,让纤秀雪白的大长腿,有种视觉上的拉伸感,使得整体身段更优美高挑,几乎快追上罗亮的身高。

罗亮明目张胆的欣赏,喜欢这种“清凉”装扮的宇文昭雪,好似更亲近,接地气,不是那种让人下意识产生疏离的优雅高贵。

尤其是那双纤秀如玉的雪白大腿上,是他见过最完美的腿形。

“前辈,你眼睛往哪里看呐。”

宇文昭雪香腮鼓起,俏颜侧歪,嗔怒道。

罗亮收回目光,随着昭雪的歪头,这才注意到一个重要细节。

“哇!好漂亮的发卡!什么人这么有品味,简直是完美搭配。”

罗亮发现宇文昭雪的丸子头上,有一枚古雅发卡,在空间的明亮光线下,闪烁着点点的星芒。

罗亮的夸奖,让宇文昭雪面色缓和,唇线抿起,浅蓝星眸熠熠生辉。

“前辈,上次你送了这枚发卡,我很喜欢。可我这个人,不想平白得人好处。”

姜昭雪浅笑,露出梨涡。

“这一次,我要回送你一样礼物。”

她素手展开,露出一块青蓝色的晶莹美玉,状似月牙,又有点像一个小角。

罗亮接过青蓝美玉,触感如绸缎,色泽明润剔透,好似绝色美女的玉背。

“好一块美玉。”

罗亮赞叹,感知到美玉中的强大灵性,蕴含着天地精灵之气,随身佩戴,能洗涤心灵,陶冶情操,抵挡外魔。

以他的判断,就算修为到6、7级以上,这块美玉依然对佩戴者有裨益。

因为修为越是攀升,对心境、感悟的要求越高。

而昭雪送的美玉,偏向这方面的助益。

“这是灵犀玉,每一块在世间都是独一无二。”

姜昭雪星眸流转,声音清甜,脸上一丝庄重、期盼的神色。

在她心中,这块灵犀美玉,算是人生第一次恋爱的见证,寄托了少女的种种心思和慰藉。

罗亮笑道:“这种灵犀玉,应该是两块一对吧。”

“果然瞒不过前辈,我手中还有一块。”

姜昭雪取出另一块灵犀玉。

两块玉,若是放在一起,刚好可以完好拼凑成一块。

“在现实里,我们若是有缘,彼此距离比较近,双方的灵犀玉就会产生感应。”

姜昭雪解答道。

“不错。”罗亮不禁点头。

灵犀玉,会相互产生感应,不是指向性的确定目标。

宇文昭雪选择送的灵犀玉,是宇宙间品级极高的,非常珍贵。

挑选此物作为礼物,可见她对这段虚拟恋人的感情,十分期盼重视,也下足了本钱。

对此,罗亮也能理解。

绝大多数女人,对每个“初次”,都记忆深刻,甚至有特殊的意义。

初恋、初吻、初夜。

不管一个女人,经历过多少次感情,有过多么丰富的经历,很难忘记那些“初次”。

哪怕是身经百战的妓女,也会对自己的第一次,包括第一个客人,记忆深刻,多年不会忘记。

为什么现实中,不少男人有处子情节。

在乎的并不是那层膜。

而是因为那个“初次”的印记,女人就算结婚生子,几十年后,大多记忆清晰,乃至在心底有特殊的意义。甚至于,还可能拿来跟现任作比较。

“昭雪妹妹,你能为我亲自佩戴这块灵犀玉吗?”

罗亮语真挚。

“前辈,我们已经中止虚拟恋人关系,这么称呼还合适吗?”

姜昭雪脸蛋一红,轻啐一声。

不过她没有拒绝,取出一根红绳,将灵犀玉系好。

走到罗亮面前,姜昭雪一脸认真的表情,为他佩戴好。

“嘻!前辈,我早防备你了!”

罗亮在她佩戴好的一瞬,准备跟上次一般,来个突然的搂抱强吻。

不料宇文昭雪狡黠一笑,俏皮精灵,身姿轻盈一闪,躲过罗亮的动作。

“前辈,从今日开始,我们不仅中止了虚拟恋人关系。且以后在组织里,不许有亲密动作。”

姜昭雪脸上残红未消,表情严肃的道。

她不会沉浸在虚幻的感情中,哪怕对冷月无声有好感和一丝懵懂情愫。

姜昭雪鼓起勇气,准备前往自由联邦,是人生最大的一次冒险和挑战。

这更像一次赌博。

如果赌输了,她或许再没有突破囚笼的机会。

“也就是说,我们之间的关系想延续,要从现实里重新开始啰?”

罗亮问道。

姜昭雪点头道:“是这个意思。还望前辈不要怪昭雪薄情寡义。”

“那我们之间约定的捶打呢?如果昭雪你没有足够的实力,怎么打破现实的约束。”

罗亮不动声色的蛊惑。

“捶打?暂时取消吧。”

姜昭雪略有犹豫,又被坚定的眼神取代。

其实,她并不反感前辈的捶打,对修炼促进明显。

姜昭雪虽然想迫切提升实力,掌握自由人生,可涉及到原则问题,不能突破。

否则,可能不明不白,又陷入虚拟的暧昧,这是她所不想的。

“好。如果你需要捶打,随时可以找我。”

罗亮眼中有一丝欣赏。

“多谢前辈理解。”

姜昭雪稍松一口气,脸上笑靥盛开。

临别前。

她优雅欠身,向罗亮致歉行了一礼。

星泪般的眸光,涟漪微起,在少年脸上凝视一瞬,绝丽的清影,从空间里淡化消失。

罗亮心中暗叹。

姜昭雪这一致歉行礼,或许会定格为“永恒”。

二者的人生,成为再也没有交集的平行线。

还好,罗亮早有这方面的心理准备,情绪很快平定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