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手黄版软件下载破解版

至于报仇什么的,现在看,都是小事。

一开始,没有坐上战区司令官位置的石义太郎少将,的确是抱着为寺井边熊战区司令官报仇的想法。

但是,坐上了战区司令官的位置之后,就完全不同了啊。

一个呢,是战区局势大变,他不能将精力放在这件事情上。

另外一个最重要的原因,就是人走茶凉。

都死了,没什么价值了。

我有时间,就帮复仇。

没时间,我还是大局为重,掌控好战区的大局就够了。

其他的,等推后再说。

这,就是此时石义太郎少将司令官,心中的想法。

实际上,不光是他这样,所有的小鬼子军官,都是如此的。

陆军总部的鬼子高级军官,更是如此。

粉嫩少女冰雪地写真

是,死了一个少将军官,丢大人了,影响了局势。

但是,死了是的无能。

不能影响了大局。

至于寺井边熊生前编织的关系网呢。

更是靠不住的。

从他死亡的那一刻,他的作用就没了,根本就是微不足道的。

所以啊,在这样的情况之下,石义太郎少将,有这样的选择,就很正常了。

人吗,都是为了自己。

都是自私的动物。

更别说,这些冷血无情的鬼子了。

更是如此的啊!

…………

双河镇。

指挥部。

石义太郎少将回复的电文,已经被东三义和大佐收到。

“呵呵!”

看到电文之上的内容,东三义和大佐冷笑一下,低喃道:“司令官阁下啊,事情不是那么好做的啊,就算是我不推卸责任的话,那也是情报处的错啊,这是非要逮住我不放了啊,也好,既然这样的话,那就给我送大量的炸药和资源来吧,不然的话,这个任务,我完不成,实在是不行的话,我就自己炸毁大桥,我不打了。反正过不去,我也没办法!”

东三义和大佐的心中气愤吗?

肯定的。

明明是情报处的错,为何还要拉上他呢。

真是的。

亏我还是的心腹啊,将这么难的战斗任务交给我。

艹!

实际上,这就是东三义和大佐不知道了。

就因为他是石义太郎少将的心腹,所以啊,石义太郎才会将这么重要的任务,交给他。

不然,交给别人,根本不行的。

心腹都完不成,更别说其他的了。

在加上,他是刚刚做了战区司令官,除了心腹联队之外,其他的,还真的不一定能完成这个任务。

反正是心腹,到时候就算是东三义和大佐失败了,回去惩罚的话,也能不引起其他的反弹了。

这,就是石义太郎少将的打算。

心腹吗。

之前享受了,现在就要付出了啊。

明白的。

只不过呢,是东三义和大佐自己,不愿意承认罢了。

之前享受了心腹该享受的一切。

现在到了他付出的时候了,他却是不想付出了。

这样的事情,可能吗?

不可能的。

否则的话,石义太郎少将,就没有这么个心腹了。

很简单的事情。

就看这此时的东三义和大佐,能不能悟的痛了。

悟不透,就没了。

对于石义太郎少将司令官来说,就这么简单。

无非就是一个大佐军官罢了。

其余的大佐,他要是处理的话,还会浪费点手脚和功夫。

他一手提拔上来的大佐军官,他的心腹,就没有这么困难了。

不用浪费这些手脚和功夫的。

“不就是浪费时间吧,耗着吧。”

东三义和大佐冷笑一声,不再关注。

打,难打。

那就拖着。

他不信,石义太郎少将会真的惩罚他。

心腹,石义太郎少将在金川战区,军衔最高的心腹,就他自己的,

他还就不信了。

石义太郎少将真的舍得?

……

此时的北风中佐和流洋中佐同样是凑到了一起,再次开始商量,看看有没有什么更好的办法。

不然的话,拿不下青木镇,功劳就拿不手中啊。

所以说,这个时候的北风中佐和流洋中佐两人,是比谁都积极。

比谁都认真啊。

他们两个,可是都想着,看看能不能用这一次的功劳,来晋升大佐军官呢。

毕竟,他们两个,可是资历很老的中佐了。

来到了华夏战场,积累了这么长时间的战功,差不多了。

临门一脚的时候,他们两个,不敢有丝毫的懈怠的。

没有办法,也得想出一个办法来。

不然,之前付出的一切,就前功尽弃了。

联队长东三义和大佐什么德行,他们两个也是清楚的很的。

过一天,算一天。

没有晋升的可能了。

所以说,他们可不能这样。

必须想个有用的办法才行啊。

“北风君,我是真的想不到可用和可行的办法了。”

流洋中佐闹着脑袋,对北风中佐抱怨道。

的确是如此,此时的他,想不到办法了。

不能渡过大桥,一切都白搭。

只有渡过之后,才能施展他们的战斗力。

不然,隔着一座天堑,怎么打。

根本就不能打的啊。

“呼!”

北风中佐也是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是啊。

他也没有办法了。

隔着这么一座天堑,他能有什么办法?

只要是能渡过大桥,那就一切都好说了啊。

不然的话,依旧是根本不可能的。

“流洋君,说,谈判会不会有希望?”

这是,北风中佐说出了一个很不可能的事情。

“谈判?”

听到北风中佐的话,流洋中佐愣了一下,不可置信道:“北风君,是在开玩笑的吧,不可能的!”

对于此,流洋中佐肯定道:“首先,用什么身份,去给他们谈判,别忘了,咱们是帝国皇军,是他们眼中的鬼子,恨不得我们死光的存在,在这样的情况之下,他们怎么会给咱们谈判呢?”

“还有,谈判的目的是什么?

“咱们谈判的目的,是为了渡过大桥,而他们的任务,就是守住大桥,守住青木镇,在这样的情况之下,说谈判,搞笑的吗?”

流洋中佐简直不敢相信啊,这特么的,什么脑子,连这个都能想起来,想出来。

根本不可能的,好吧。

“我只是说可能。”

北风中佐辩解道:“不管是什么办法,都是能谈的,不可能又怎么了,谈谈试试。”

北风中佐笃定道:“别忘记了他们的身份是什么?”

“他们现在的身份先不说,他们之前的身份呢,可是皇协军,知道了吗,皇协军!”

“而这些皇协军,都是什么德行呢?贪婪,比谁都贪婪,给钱就能买命,我说这么多,想到了什么吗?流洋君!”

不得不说,此时的北风中佐,说皇协军,这一下是真的说道了点子之上。

皇协军的德行,真是都是如此不堪的。

钱,是爹!

不光是爹,还是亲爹。